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十天空壳 > 冷巴掌

冷巴掌

(五十七)

        温父话一出,温喜和薛有成悻悻沉默了。温父紧接着又说:“我要带你妈去趟医院,小喜,你留着看家。”都是体面人,一时半会儿不好赶薛有成走,意思是让温喜留下来陪薛有成。

        温喜闻言站了起来,“妈妈怎么了?”

        薛有成也站了起来,神情自责,他大概猜到了。

        温父面色复杂地扫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地回卧室了,温喜忙跟进去。温母脸色泛白的坐在床边,皱着眉,手指紧rou着太阳xue,力度大得像拧。温喜刚收的眼泪又掉下来,扑到妈妈腿边,小声唤:“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温母不愿看她,温父问妻子:“怎么样?好点了吗?能起来吗?”

        温母疲惫至极地摇了下头,这一下,后脑勺又痛得跟锯子在剌似的。温父给温母披上大衣,试着搀她起身,温母艰难地起来,温喜吸吸鼻涕搭手,叁人一行走出去,劈面迎见站在门口不远处的薛有成。

        反倒是他们叁人尴尬,薛有成神色如常地说:“爸,我来开车吧。”

        温父扫了眼妻子,温母不讲话,温喜突然说:“那麻烦你了。”两人一下子生疏地比婚前还不如。

        温母乏力,走得慢,薛有成先下去把车开出来了,他降窗望着楼洞口,两年前他就在这等他的新娘从家里出来。那时候阳光明媚,锣鼓喧天,温喜笑得明眸皓齿,脸上有着最动人最纯真的幸福。短短两年,竟成了如此光景。

        薛有成吹着冷风搓了两把脸,看见他们出来了,忙下车开门,搭了把手。

        温喜见妈妈歪在后座,便上了副驾驶,刚开门,愣了下,位置上怎么有她的毛线帽和手套。她瞟了薛有成一眼,薛有成也在看她,温喜挪开目光,坐了进去,把车门关上了。

        薛有成轻声提醒:“安全带。”以往她没注意,他都会自然地帮她系上,他知道此时她会抗拒他的亲昵,因此没擅自帮她。

        温喜慢了半拍才动作,屁股压着帽子手套,硌得慌,薛有成车子启动后,温喜把帽子和手套抽出来摊在腿上翻来覆去地弄,心里又乱了。

        温母头痛好些,车内空调打得很高,她让丈夫开点窗透透风。温父开了一指,但那寒风泠冽地像扑面而来,一个个冷巴掌扇在车内四人的脸上。

        薛有成余光见温喜瑟缩了一下,目视前方,似不经意地开口,“下来时急,不小心把你的东西顺下来了。”

        他都这样说了,温喜还跟他较劲做什么。她把帽子和手套一一戴上,果然暖很多,她这么久没出门,晚上的风吹得她哪哪不适。

        薛有成和温父聊了几句温母的病状,这是温母刚评上优秀职称那会儿落下得病,太cao劳了,心思过重,整夜整夜睡不着,日渐形成了神经衰弱的毛病,一有大事小事刺激到,容易头疼。先前本就因为温喜离婚、流产的事情闹了几晚的失眠,刚刚听到薛有成和温喜的话,怎么受的了?连身体健康的温父都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两孩子实在太胡闹,太荒唐了!这是糟蹋婚姻吗?这是糟蹋自己啊。

        于是话渐渐少了,薛有成不自讨没趣,也止住了话题,安静地开着车。

        温喜听他们讲才知道妈妈有这个旧疾,心里恼得发火,为什么不告诉她?她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啊,怎么连薛有成这个外人都知道她却不知道?

        鼻腔却止不住酸涩,她把头撇靠上窗hu,默默哭了会儿,窗hu上落着一层薄薄的可怜倒影,仿佛那个从小到大跟在姐姐后面做影子的自己。温喜觉得自己做妻子失败,做妈妈不配,现在连做女儿,也是不称职的,一时间悲从中来,淌了满脸的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重生之最强剑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寸人间 逆剑狂神 妖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