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阿多尼斯的玫瑰(西幻 1v1 双c ) > 1.梦魇

1.梦魇

1.梦魇

        希洛又做了同样的噩梦:昏暗的房间,形形色色的男人的脸,有她父亲斯福查公爵的,更多的是她不认识的。无一例外都身着华丽繁复的衣饰,明明是贵族,却干着下流至极的事,将一个女人夹在中间玩弄。

        希洛想要看清女人的脸,却总有一层雾把女人的脸笼着,丝绸般奢华白皙的女体被曲折成更方便亵玩的姿势,梅花色的印迹在上面盛开。肮脏腥臭的精ye灌满女人小xue的瞬间,雾散了,女人的脸清晰的显露出来,是和她如出一辙的金发和绿宝石般的眼睛。伴随着声低呼,希洛在浑身冷汗中惊醒。

        在外间守夜的切萨雷听到动静,立马敲门问道:小姐,怎么了。

        没事,梦而已。给我送盆热水进来吧。希洛回道。

        片刻,切萨雷推门放下鎏金水盆,点燃了烛火。希洛双手抱膝靠着床头,蜷曲的金发散落在细肩,光洁的额上闪烁着几滴晶莹的汗珠。在温暖朦胧的烛光中,切萨雷看到了主人同白日不同的美,娇弱、精致、琉璃般的破碎感。

        他垂头站在床边道:我叫安妮来为您擦洗。

        希洛摇头道:不用,她肯定睡熟了,你帮我。绿色的眼睛直视他,不带一丝情绪。

        切萨雷知道这样是不合规矩的,但他对小姐向来说不出拒绝的话。

        希洛把睡裙脱下扔在一旁,转动身子把背部朝向切萨雷,头发被拨到xiong前,遮住了雪肤上的两抹艳色。

        柔软细腻的丝绸被热水赋予温度,切萨雷小心的擦拭着主人背心的汗珠,脊骨微微凸起,从纤细的颈到丰腴的tun,皮肤泛着珍珠的光泽,想咬

        绸帕温度降下,他又去打湿再拧干,希洛接过胡乱擦拭脖颈和xiong前,让他从柜子里拿条睡裙来。

        等一切都收拾好,切萨雷看希洛躺下。把梳妆台上的蜡烛熄灭了,还有最后一根床侧的,他正想吹灭,希洛拉住他的衣摆道:让它亮着吧。

        好的小姐,那我先出去,有事叫我。切萨雷恭敬道。

        你能陪我睡觉吗,到床上来。希洛说着手上还使了点劲。

        他白天才出去杀了人,虽然回宅邸立马洗漱过,身上只有干净的皂香,但他还是害怕会残留血腥的气味。

        希洛看他犹豫的样子补了句:刚做了噩梦,睡不着。

        切萨雷点点头,希洛立马往里挪了点。身边的床垫下陷,切萨雷端正的平躺,身子僵直,开口说:我在这里,小姐睡吧。

        希洛趴到他xiong口上说:睡觉也不摘眼罩吗?

        切萨雷被突然的柔软触感和窜入鼻子的幽香惊到,他本来就躺在床沿,一不注意就摔了下去,顺带了希洛。

        他手臂撑着昂贵精致的地毯,一只腿直着,另一只弯着撑起,而希洛手抓着他的肩头,上半身完全和他牢牢贴住。白nennen的腿在他的kua骨旁曲着,另一只的脚踝还搭在床沿。两人对这种情况显然都有些意外,希洛抬头和他对视,雾蒙蒙的眼里满是懵然。

        小姐,失礼了。切萨雷一只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环过大腿,用抱小孩的姿势把她放在了床沿。

        没事,头低下来,我想摘你的眼罩,可以吗?希洛回。

        切萨雷半跪式蹲下,他本来身材欣长,这种姿势也只比坐在床沿的希洛矮了半个头。左眼上的皮罩被揭开,切萨雷不习惯露出那只眼睛,低垂着眼,纤长nong密的睫毛在昏黄的烛光下拉出一片阴影。

        看我,听话。希洛手贴上他的脸颊。

        小姐

        切萨雷抬眼,右眼是nong黑的墨色,左眼是鲜血般的红色,遗传自他的父亲恩佐埃斯特,但他一直厌恶身上流淌的吸血鬼的血ye,所以平日都把那只眼睛用眼罩蒙住。

        我喜欢你的眼睛,两只都喜欢。希洛抚摸他的左眼侧皮肤说着。

        我也很喜欢小姐你啊,喜欢你的一切。切萨雷在心里道。

        避雷:

        1V1      双c      he

        第一次写文            没有存稿            剧情应该会很烂      别被文案唬到      本质就是本为了搞黄的小甜文            本人xp多且怪            写它就是为了写自己喜欢的梗            现实生活繁忙      尽量日更            一定会写完!不会坑的!!

        希望你能看得开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