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成高危师尊不信邪收了五个徒弟 > 5.第五章

5.第五章

5.第五章

        她chao红着脸,指着苏知白的唇说道:师尊,我想要你。

        水很温柔,可水哪里都能去,被侵入的时候,苏知白一阵头皮发麻,灌的太满了,戳一下子就要溢出来了。

        商清竹用手指抹开苏知白的花心,摸到湿漉漉的粘ye时,开心得眼睛一闪一闪。

        啊

        她整个含住苏知白的花心。

        强烈的快感让苏知白不停地抖动,这水化成的锁链挣脱不开,又只能张开腿承受。

        就像吃到了喜欢的玩具,商清竹的tian法和她们现代吃棒棒糖一样,含在嘴里,不停地滚动,用口腔的软肉包裹。

        tian到兴致,还会用舌尖反复刮蹭。

        肉寇被人这样按着tian。

        痛苦和欢愉并存,苏知白一口气吊在hou咙,她真想承欢的叫出来。

        但是很快,水做的柱子填满她的嘴。

        唔,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嘴被撑得有些酸。

        她扭动身躯,眼角溢出泪花。

        大概是因为只有商清竹一个人吧,所有的阴暗想法不需要顾忌,全部展现。

        被tian得反翻的xue口,唇肉合不拢,能隐约窥见小孔。

        女人用水在腿间凝聚欢根,分开苏知白的双腿,挺身进去。

        她腰肢细,撞进去没有多少力度。

        可苏知白难受得要死了。

        这水怎么还会有小漩涡啊,跳脱的水珠打在媚肉上,轻微的抨击,成千上百道,把人心智都毁了。

        她呛了两口水,女人压在她身上,身下柔软的水柱不停地贯穿她。

        嘴里念叨着:师尊,师尊。

        从她的视野里能看到小鹿的下垂耳上,正挂着她送的金色小铃铛。

        大概是因为呛了两口水的原因吧,嘴里sai满的水柱被移开。

        女人柔软的唇色贴近,带着特有的草木清香。灌进了她的鼻息。

        这家伙的吻总像是tian吻,亲的她浑身发软,只能圈住她的身体,避免坠落下去。

        其实她还挺习惯被女人干的,

        她努力去圈住她,迎合她的节奏。

        细汗在两人身上浮现,小鹿的眼睛被水光包裹,更加灵动。

        苏知白知道她xie出来,双修就是成功了。

        她愈加的努力,手在商清竹的tun部摸索。

        她们妖族。min感的地方总是耳朵和尾巴。

        而小鹿的尾巴很短,但是抖动灵活。

        不断地撞击苏知白时,棕黄色系的毛绒的小尾巴上每个毛都是竖起的,不停地抖。

        抓住了小鹿的尾巴。

        商清竹的呻yin一下子高亢起来。

        她喊师尊喊的软又缠绵。

        有什么东西要冲身体里溢出来了,商清竹难以控制,灵气被缓慢吸走,她也没有办法从这个女人身上离开。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苏知白湿着发躺在水里,商清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tan软在她怀中。

        熟悉的感觉在身体里走了一圈。力量,属于她的本源之力在Yin纹处走了几回。

        她重新坐了起来,自然地抬起商清竹的腿。

        她把她压在水墙之上,深深地贯穿上去。

        强势得nie住小鹿的尾巴。

        似乎要把这么多这年的怨气撒回来,一下又一下。撞得商清竹趴在墙上,哭泣道:师尊。

        你怎么能这么坏,天天肖像为师。

        苏知白rou着女人的阴he,看她痛苦的tan软在怀里。

        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你还是不满足。要讲为师当作鼎炉一样用。

        知道痛苦了吗?为师就这样被你们关着压了几十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