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为欢几何(NP) > 一(第二卷)

一(第二卷)

自上任魔皇谢涒飞升以后,魔域已经混乱了叁百年,至今仍没有新的魔皇入主宸宫。

        此次连霁率众城主突击药王谷,修仙界皆是始料未及。即使合欢宗提前收到了江回雪的来信,也没有想到魔域这次竟会出动这么大的阵仗。

        受袭伊始,药王谷便向各大宗门发去了求援信。然而整个药王谷周边的传送阵均在众人未被察觉之际被破坏了。万剑山前来援助的弟子们更是在路上受到了伏击。

        “若不是观空佛子携佛骨前来,药王谷此次恐怕难逃一劫。”白欣蔓向佛子观空致谢道。

        “白道友多礼了,除魔卫道乃修士之本,何须言谢。”观空向白欣蔓回了一礼。

        提到观空带来的金身佛骨,便不得不令人想起在摩罗地层凭空消失的江回雪。

        江回雪消失之后,观空几次叁番地想要强行通过问心台,然而皆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拦在了佛像之外。她消失的地方亦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江道友既然为取金身佛骨而失踪,大自在殿定会寻到江道友的踪迹。”观空向坐在西向的合欢宗宗主承诺道。

        “那就有劳贵宗了。如果不是和那老头的约定,我倒想亲自去见识见识。不过祸害遗千年,我那劣徒想必是不会有事的。”合欢宗宗主须妙竹拨弄着指甲,说这话时的神态与江回雪像了个十成十。观空这才明白江回雪那股懒散的劲儿是从她师父身上学来的。

        世间常见的分身之法,分身并无精气血肉,更像是从本体投she而下的一个影子,虽然具备主体的意识、实力,但能发挥出来的不过十分之一二。然而江回雪所修的分身之法几乎等同于将自己分裂成两个本体。

        知道江回雪在迷雾谷外被连霁设下的陷阱带走一事的只有红云、黎夷、花白卉和魔域的人。从观空口中得知大自在殿的分身在摩罗地层消失后,黎夷便找过了红云,他们决定联手演一出戏,让连霁以为他抓走的只是一个分身。

        红云道:“佛子既然说她是在摩罗地层失踪的,能否冒昧请求允在下进去一探?”

        “我与阿雪结有魂契,能感知到她的大致状况。然而自她去了大自在殿后不久,魂契的指向便变得模糊不清。如果去了她的失踪地点,我或许能有一些发现。至于摩罗地层中的种种关卡,在下自会寻到办法度过。”

        “药王谷才受到魔修攻击,弟子伤亡惨重,正是离不得人的时候,有劳红少谷主好意,不过我这个师兄前去更合适些。”说话人正是刚刚晋升了大乘的黎夷。

        见二人竟然就在这争了起来,有人在旁讥讽道:“倾国倾城也不外如是了,真叫小生大开眼界。”儒巾青年摇着扇子,言语之间俨然将此次魔域的袭击视为一场女祸。

        合欢宗宗主须妙竹将手一搁,抬眼乜向儒巾青年,似笑非笑道:“看来我这劣徒竟然还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与妙音门有了沾染。我可是素来叫她不要去那附庸风雅的地方的。”

        妙音门也受到了魔修的攻击,虽然规模不大。但董阳秋说这话,不也将妙音门与江回雪扯上了关系?

        董阳秋平生最看不惯合欢宗这对师徒,须妙竹这一番言论无疑将他恶心到了。他哂笑一声,正要反唇相讥,坐在一旁的万剑山剑尊周元却开了口。

        “请董门主谨言慎行。”

        周元大乘后期的修为如一柄利剑,抵在人的hou前,令人不敢多动。

        董门主握着扇子叩了叩桌面,嘴角微扯,不再多言。

        万剑山掌门见场中气氛一时有些僵硬,不由得开口解围。

        “这次前来攻击药王谷的两位魔城城主都是当年从各宗堕入魔道的叛徒,对我们了解甚多。药王谷已经遭了毒手,凌霄宗也要小心防范才是。”

        一脉魔修可谓是凌霄宗最大的痛点,几百年来一直因此而受到各方打压,是以至今还与合欢宗势如水火。

        “冤有头债有主,万掌门这话最该和须宗主说一说,合欢宗的修士在修仙界不知欠下了多少孽债。”

        “哼,若不是当年我那徒儿替凌霄宗清理了门hu,魔界的进攻也不会拖到今日才来。”

        “那老夫还要多谢须宗主了?”

        “宗主这是说的哪里的话?除魔卫道乃修士之本,何须言谢。”须妙竹借用了观空方才答她的话,说完瞧了端方持法的佛子一眼,自己倒是笑了起来。

        凌霄宗宗主气得拍桌而起,怒斥了一声“小子敢尔”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